• 独步冷宫

    两世女强人萧静岚穿越了,一睁眼就发现身在冷宫,身边只有一个小丫头,两世打拼都功败垂成的萧静岚,进了冷宫也很淡定。 只是,北蛮大军的进犯,萧家军的强悍战力,让她卷入了宫廷尔虞我诈、争权夺利之中。 皇帝袁昊先是冷落她,打压她,萧静岚淡然浅笑; 宠妃曹妃跋扈张扬,任性嚣张,萧静岚扬眉不屑; 柔妃楚楚可怜,未语泪先流,萧静岚掩眸看戏。 直到一身风华,满腹诗书的无双公子宁景辰,浅言笑问,“娘娘,这出戏可还满意...

  • 甜妃要爬墙,魔君快走开!

    她,横行天下的黑道神话,一朝穿越,遇上了他,至此人生那是三百六十度扭曲的血泪史。 他,闻名天下的魔君,无数人无不争抢只为得到他的庇护,然而就因为她的不屑一顾,从此记恨上了她! 想要灵丹提升实力?想要法器自保?统统不许! 某日,大军压境,面对无数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的众派,风华绝代的他笑曰:“被他们碎尸万段,或者做本君的魔后,你自己选。” 某女二话不说,直接拿出力扛山河的魄力,走向了被众人碎尸万段的道路上。...

  • 翻墙小妻,要休夫!

    一道晴空霹雳的圣旨传到当朝宰相上官毅府中。 “死也不嫁!”大女儿以死宣言。 “我不死更不嫁!”二女儿气愤的跺着脚。 唯独三女儿悠闲的沏着茶。她才懒得去争个你死我休。今晚就离家出走不就得了!要她嫁,哼,等多八百年吧! 翻墙出府,却落在一个陌生人的怀里。更凄凉的是,还被他夺了身子。 这下好了,逃都逃不了,还莫名其妙的失身。 爹娘的哭诉,大姐二姐的一哭二闹三上吊。得,她嫁!不过,她已经不是处子…...

  • 药田空间,异世女神医

    女国医带着满腹医术重生古代女童之身,获赠逆天空间一个!神奇空间不但有医术、丹方更有浓郁灵气! 重生家境很悲惨,上有病入膏肓年迈双亲和痴傻哥哥,下有幼小侄儿嗷嗷待脯,一家六口的胆子落在瘦弱无力的小嫂子身上,好在医术还在,前世医术结合空间神术,女国医变身异世神医! 时来运转之后,那些曾对他们家人欺负压榨而上门攀亲的亲戚,她统统踹走! 那些曾在她的家人苟延残喘时而冷眼旁观的左邻右舍,她亦是半点...

  • 爱在边城,胜利在望

    一夜之间, S市富甲一方,闻名在外的地产界老大轰然倒塌。 美丽动人的爱情,名流权贵的较量,小人物和中产的摸爬滚打,使这座喧闹又不安的城市再次焕发生机,一步步走上云峰之颠。 “杜青青,你这样盯着人看会让对方觉得你对他有意思!你确定还要继续?” 平稳的话语却夹杂着毫不掩饰的嘲弄,青青顿时心慌意乱,脸刷地就红了。 怪自己对一切美好的事物过于专心,其实人长得好看不就是让人欣赏的吗? ...

  • 妖后诱冷皇

    【本文已出版,繁体版实体书名:绝色萌妻】 她被擒,被害,被打,被关,被下毒;他暗中出手,舍身护她,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。 他布一场假死之局,将她偷龙转凤,带出皇宫! 前途艰险,他们执手相携;叛贼杀伐,他们生死不离! 一段陈年旧事,引发了两代人的恩怨! 当半壁江山,落入贼手,他冲冠一怒,金戈铁马,纵横缰场! 一张藏宝图,引天下群英云集! 那一日,凤鸣山上,冷风肆虐,血雨腥风,飞溅起乱...

编辑推荐

  • 情订终生,总裁的心尖甜心
    情订终生,总裁的心尖甜心

    景芸芸“啊”尖叫,把身边的吴子卓惊醒,刚睡着被人吵醒,吴子卓的脸色可以吃人,冷眼怒声说:“叫什么叫?真让人恶 心。” 景芸芸看着眼前这个说话欠奏的家伙,妈的,还把她当公主了,理智瞬间回来,冷笑着说:“我尖叫,是看到你这模样儿后,被 自己的眼拙吓到的,明明不近视,一会得去验验光。”。。。。。 给你两天时间,好好想想,你是签还是不签!”吴子卓面无表情的说, “如果我不签呢?”景芸芸生气的回道。...

    作者:禾木火每东方

  • 废材逆袭:冰山王爷倾城妃
    废材逆袭:冰山王爷倾城妃

    穿越成废物兼丑八怪?!人人欺凌鄙视?!   没关系,咱是带上古神器来的! 胎记一除,瞬间甩什么天下第一美女一百多条街!   神器一开,别人花三四十年修炼才能达到的级别,一个时辰搞定! 别人求一颗而不得的丹药,身边有个药魔自愿为她一炼一大把! 白莲花心心念念的天下第一冰山男神,不好意思,已经对她一见钟情了! 你家的兽宠很无敌?!不巧,她家的萌宠打遍天下无敌手! 你家有个绝世高手老祖...

    作者:珊瑚蔓情缘

  • 前夫来袭,总裁追妻成瘾
    前夫来袭,总裁追妻成瘾

    “说……你爱我!”他用尽一切手段折磨她,仿佛毁天灭地。 “我……我爱你!”她受迫于他,却也是肺腑之意。 “起来……签个字!”一张离婚协议书扔到面前,这是温存过后,他送给她的礼物。 三年婚姻,终抵不过那个可以给他更多荣耀的女人, 落笔,签字,她心如刀割。 转身之际,他彻底将她打入深渊——颜颜,把孩子打掉吧! ...

    作者:漠子涵东方

  • 妃撩不可,妖孽王爷犯桃花
    妃撩不可,妖孽王爷犯桃花

    一穿越就被陷害,这事儿从来不稀奇,程向晚坚信以自己的聪明才智,沉冤洗雪不成问题。 然而……她只不过是想查个真相,为何会遇到个中了春药欲火焚身的王爷? 她明明脚程飞快想逃跑,又为何会被拖到床上? “王爷,小女子已非完壁之身,更恐会有什么传染病,您还是离我远一点比较好。”逃脱无望,程向晚语重心长的劝道。 ...

    作者:五行属二异界

  • 妃不寻常,王爷别装傻
    妃不寻常,王爷别装傻

    “毒妇,别过来!”一只臭鸡蛋迎面砸来,上官月儿那张绝色的脸庞顷刻全挂满了臭蛋糊,黏黏的,恶心欲吐。透过臭蛋糊,她看到了一张俊逸无比的男子脸,撞上了一对闪烁着孩童恶作剧得逞后嬉笑着的墨眸。他,就是她那痴呆的,智商只有八岁的夫君。 无妨,反正她不属于这里,她不会跟他有任何的交集的!她伸手淡淡地抹了抹脸上的蛋糊,没任何恶言,更没任何恶行,从他身边轻轻的飘过…… 一抹疑惑悄悄的从他眼底漾开…… “姐姐,姐姐,你看,...

    作者:寒精灵异界

  • 霸道总裁的天价前妻
    霸道总裁的天价前妻

    十年前,她是杭城的豪门千金,他是孤儿院的孤僻少年 。 她带着好奇慢慢的靠近他,他却对她敬而远之。 日复一日之后,他对她心生情愫,她却转身逃离。 十年后,他从顾氏抛弃的私生子一举变成顾氏的唯一顺位继承人,而她的父亲却因为贪污锒铛入狱,母亲又受不了这个刺激跳楼自杀,只留下她一个人偿还天价的债务。 再见面时,顾宸修看到她的第一句话却是,“跟我结婚,帮你...

    作者:杨兴x东方

小说资讯

  • 总裁的偷心游戏
    总裁的偷心游戏

    她梦想有朝一日登上世界的舞台, 他抬眸就能颠覆整个演艺圈, 她千方百计挖空心思向他讨取一个机会,谁知最后输了命运,输了自己的心 他就这样站在巅峰的位置,施舍一般拉她上了天堂,却又狠心的将她推进万丈深渊 在这个寂寞爆满的城市,许多人爱上了许多人 要不就留下深度不同的伤痕,要不就厮守一生 在这个感情脆弱的城市,许多人离开了许多人 有些到头来终于能再次复合,有些成了陌生人 谁...

    作者:巧克力派东方

  • 爱上了赶紧逃
    爱上了赶紧逃

    宋佳晴在自己15岁时失去了至亲至爱的爸爸,所以在以后的日子她和妈妈相依为命。 她付出了一切的辛苦在支撑着和妈妈共有的家,在她的认知里,美好的爱恋并不是她所需要的,可是在无意中她遇上了安家二公子安炎善后,她的人生就有了她所意料不到的,感情变得不是她能掌控的,当她深深爱上这个男人后,她便逃了。 他安炎善见到她是第一眼就有不一样的感觉,于是他追逐着她。在她被人下药时,他有了接近她的机会,他便紧紧抓住她。在他准备交...

    作者:迷弥东方

  • 讨债宝宝,怪医娘亲
    讨债宝宝,怪医娘亲

    新文《盛族欢歌,爱财女族长》麻辣来袭!东北话,民族风,惊险刺激,幽默风趣,大家多多支持哦~~ 他是龙运王朝最悲催的战王世子,爹不疼娘不爱,病弱无能,不受朝廷重视; 她是长白山下最可怜的药铺野医,脸不美家不富,没有相公,还带着两个6岁的小拖油瓶。 一次偶然相遇,天雷勾动地火。然后,角色大逆转了: 他身体大好,霸气外漏,成为了龙运王朝战功卓著的新任战王,还成为了江湖第一大势力的幕后主人,对她则是百般宠...

    作者:鹤舞情异界

  • 神医弃妃,腹黑邪王极宠妻
    神医弃妃,腹黑邪王极宠妻

      精彩抢先看:   某一日,云心槿在书房中无意翻到一本言情小黄书,上面明显批注了追妻三法:一、故意惹她生气,让她时刻想着你的坏。二、布下爱的天罗地网,让她无处可逃。三、霸王硬上弓,先占领她的身,再占领她的心……     “亲爱的,没想到你还会看这种小黄书啊……”某女得意地拿着小话本在男人面前晃着,笑颜如花。     “为夫不仅会看,还会做……”     ***     一朝重生竟然成为被新婚退婚...

    作者:不懒的猫异界

  • 所嫁非人,我的正牌总裁
    所嫁非人,我的正牌总裁

    她的风光大嫁是一个笑话,就连新婚之夜也是无稽之谈。 他拢着眉头,一把扯起她的衣领提到眼前,愤怒的讥讽道:“你以为嫁给我哥就能富贵满门了是吗?你这辈子就等着守活寡吧!” “那也比嫁给你强!” “你说什么?” 他的脸色已完全崩塌,刀刻般精致的俊颜怒意满满,再一提手直接将她拎进了卧室里,死死的按在了床上。“守活寡都比嫁给我强是吗?我告诉你阿生,文氏的继承人只有我,文城!财产,你一分都别想!” *...

    作者:菜菜菜菜汤东方

  • 强制索爱,总裁有坑莫入
    强制索爱,总裁有坑莫入

    他尊贵非凡,叱咤政商两界,是标准的高富帅吊炸天man!一场意外,她将他当做牛少爷给睡了,于是天雷勾地火, 一啪抖三抖。 莫大少总是轻挑起她下巴,自恋又傲娇的问:“我什么时候最帅?” “叫我老婆的时候!”她每每心里猛翻白眼,一脸献媚的奉承。 耳鬓厮磨时,她不由好奇反问:“那我什么时候最美!” 他虎躯一震,她娇躯一颤,他眯着眼低哑道:“躺我身下,翘臀长腿肤白,脱光最美!” 于是那夜,床塌了…… ...

    作者:墨浅歌东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