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方 3.5

3.5

3.5 图曰老妹 4466 2018-10-24

  朦胧的月光附和着静谧的夜,星光迷离,若隐若现。夜的香气弥漫世间,织出一张温柔的网,包裹着万物,如梦如幻。

  男子柔顺的亚麻色短发隐约地遮住了他那光洁的额头,几近完美的五官呈现出柔和的表情。只见男子的嘴角略微翘起,浅浅的笑意若隐若现,只是他那双曜石般深邃的眸中散发出的冰冷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男子打横抱着一位熟睡的女子,他们穿过漆黑的走廊,缓缓的步入女子的卧室。

  清冷的银白色月光透过卧室里的落地窗,洒落在屋内一对儿璧人身上。身披月光的两人,缠绵的倒影映在绯色的地毯上,此时此景好不和谐。

  白蒙无意地瞟了一眼瑶光,他发现此刻安静的瑶光竟拥有一张纯净、甜美的睡颜。映衬着清冷的月光,白蒙不禁生出一丝欣赏的趣味。白蒙眼前的这张睡颜看似平凡,但却仿佛拥有净化一切的魔力,直达白蒙的心底。白蒙忽然有一刻的失神、呆滞,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中无限循环:

  看着她,得到她,宠爱她...

  这股魔力使得白蒙欲罢不能、愈陷愈深,连神情都不自觉的变得柔和。直到白蒙的手臂传来酸痛,他才回过神,白蒙脸上的笑容也逐渐褪去。

  白蒙抱着熟睡的瑶光俯下身,将她轻轻地放倒在床上并且小心翼翼地替她除去了外衣、鞋袜。白蒙的动作十分轻柔、缓慢,兴许他只是在用指尖发力而已。这细腻的动作好似他正对待的是一件稀世珍宝一般,生怕扰了瑶光甜美的梦一般。

  白蒙自己都不曾想过,他竟有一天会如此对待一个女人。白蒙已分不清他做的这些倒底为了什么,真的只是为了完成任务,还是他已经对瑶光产生了情愫。

  此时的白蒙心里是有些恐惧的,同时他也是极其厌恶这种无法控制的事情,一股躁动、不安涌上了他的心头。

  此刻醉酒的瑶光身体有些闷热、局部还有些发痒,半梦半醒的她身体也变得更加敏感。加之刚刚白蒙的动作着实太轻了些,这让脑海里早已乱成一团的瑶光感到异常难受,发痒的地方被白蒙轻轻触碰,这感觉如同隔靴搔痒般难耐。

  有些恼火的瑶光粗鲁的扯着自己的衣服,彷佛她不扯掉这些累赘,她就会被勒死一般。

  心情不佳的白蒙看着躺在床上不停滚动、挣扎的瑶光,他好看的眉眼不禁皱在一起,神色不定。

  白蒙虽是一名医生,但要他如此细心的对待一个人,那也仅限于这人是躺在他的手术台上,其余情况他最多也是说几句安慰人却不走心的话而已。但如今像这般照顾人的活,他还是第一次做,而他这第一次面对的是一个醉酒女人,恰巧这女人还不可以得罪,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。

  忽然间瑶光半眯着她那好似噙了水的双眼,直直的望着白蒙。白蒙神情一怔又有一丝不解,当白蒙仔细观察瑶光时,只见瑶光的脸颊涨的通红,肌肤下的血液在不安分的沸腾,好似要冲破最后一道屏障一般,就连其他露出的肌肤也是一样的。

  白蒙以为瑶光是吃了什么导致过敏了,他担忧地俯下身想看的更仔细些,只听瑶光小声的呓语着:

  “嗯~好热,好难受,好、好想吐啊~”

  当白蒙听到瑶光说她想要吐的时候,他刚弯下的身体瞬间定格、石化,之前脑海中残留的美好的画面也被瞬间击碎。

  瑶光痛苦的捂着脑袋,试图阻止脑袋里闪出的乱七八糟的东西,她的胃里也是翻江倒海般难受,想吐却吐不出。

  瑶光半眯着眼看着周围的景物,虽然眼前的东西是静止的,只是看着有些重影罢了,但她却感觉自己的灵魂不再身体里。而是在不停的旋转着。

  当白蒙意识到瑶光好似真的要呕出来时,不知他哪儿来的勇气,一把捞起床上的瑶光扛在肩上,下一瞬冲出卧室奔向了卫生间。

  这一刻白蒙顾不得他的绅士风度,只见白蒙狠狠的把卫生间的门踹开,他险些把瑶光甩到马桶旁。白蒙又迅速的在瑶光坐着的四周铺上浴巾,生怕她会吐的满地,最后白蒙又不忘拿几条毛巾把瑶光缠住。

  瑶光早被白蒙折腾的晕头转向,难受的她五官已经堆在一起了,迷迷糊糊的瑶光摸到了干净冰凉的马桶,于是瑶光便趴在了马桶上,继续咿咿呀呀的哼唧着。

  白蒙强迫着自己镇定下来,只可惜他又贱兮兮地瞟向了瑶光。看到瑶光那控制不住、一直流向马桶里的口水,那口水的粘稠程度超高,居然一直没有断。白蒙彻底被这样的画面雷到了,差点换他先吐出来。

  白蒙翻着白眼无奈的离开了卫生间,但瑶光难受的画面一直在他脑海中浮现,白蒙极度不爽、他深深的叹了口气便折回了卫生间。

  白蒙听着瑶光不停的哼唧,他十分无奈并且一脸嫌弃的轻拍着瑶光的后背,试图让她快些吐出来,不要再那么难受。

  “下回再敢喝的这么醉,我真的会把你扔到大街上。”

  白蒙嫌恶地瞪着瑶光恐吓到。

  瑶光突然眉头紧锁,她的五官也变得扭曲起来。白蒙以为瑶光是听不得别人的说教,再和他闹脾气,白蒙挑着眉、不禁又嘟哝了一嘴:

  “你说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,学什么不好偏要学喝酒。你这...”

  哇~

  瑶光瞬间爆发,吐的白蒙是措不及防,白蒙是真的惊呆了,悬在空中的手不知道该放哪。瑶光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身旁的人,继而又开始断断续续的呕着。

  回过神的白蒙立刻跑向了客厅,卫生间里还断断续续地传来瑶光呕吐的声音,迫使得白蒙整个人都不好了,他感觉到自己都有些反胃,恶心的想要吐出来。

  白蒙摇摇晃晃地飘到了阳台,只见他毫无形象地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,白蒙自言自语的说道:

  “不行了,是真的受不了,我的天!”

  直到卫生间里不再有瑶光的声音,白蒙好奇卫生间里面的情况,白蒙赴死般地走近了卫生间。

  白蒙硬着头皮、伸长脖子探头看了眼瑶光,忽然一股难忍的恶臭味,夹杂着酸臭的红酒味飘了出来,这味道冲击着白蒙的嗅觉延伸至大脑。这味道对于白蒙来说堪比生化武器,白蒙是真的有一刻眩晕,只见白蒙瞬间逃到玄关旁的储物间里。

  白蒙如上阵杀敌般,严肃的从储物间内翻出了一只老款的防毒面罩、黑色的雨衣、雨靴,两只三节刷以及黄色的安全帽。

  白蒙一想到卫生间里的情况。他的眉头就不曾解开过,他在心里面骂了瑶光无数次。当白蒙穿戴好装备后,看到自己干净的一双手时,白蒙又拿出两副做手术才用到的胶皮手套,熟练地套在自己的手上。

  白蒙的衣品素来优雅,他也知道此刻的穿搭着实是不伦不类,同二百五比起来基本上没什么两样,这完全就是拜瑶光所赐。如若不是遇到了瑶光这棘手情况,白蒙叹息的自我安慰道:

  唉,算了,况且也没人看得见,先忍了这回吧。

  白蒙的双手各握一只三节刷,气势汹汹的回到了“战场”。白蒙俯视睨了一眼瑶光,只见瑶光已经靠倒在墙角,昏睡了过去。如果此时瑶光睁开眼,“欣赏”眼前人的装扮,估计瑶光也会被吓晕过去。

  白蒙再次叹了口气,轻声说道:

  真是欠了你的。

  白蒙的小碎步走近了瑶光,他想先把瑶光送回卧室在收拾残局。只是当白蒙刚俯身过去时,他看到瑶光的脸上还粘贴着她呕吐时残留的淫秽物。

  虽然白蒙闻不到刺鼻的气味,但如此刺激的画面,对于白蒙这种超级洁癖狂来讲,这着实是十分的辣眼睛,这画面险些又把白蒙吓跑出去。

  白蒙举着刷子、几近暴走的说到:

  “我真的,我真的!下次你求我,我都不会带你这可恶的女人回来。”

  白蒙愤懑地扔掉手中的刷子,十分不爽的走到角落处的柜子前,使劲拽开柜子,从柜子里面随意地翻出来两块手帕,白蒙打湿了这两块手帕后又回到了瑶光的身侧。

  白蒙皱着眉,一脸嫌恶地帮瑶光把脸擦的脏东西擦掉。直到白蒙看到瑶光脸颊上出现的轻微擦伤痕迹时,他才意识到自己擦拭的力度太狠,险些将瑶光的脸擦坏。

  白蒙有些生气的丢下手帕,又脱掉一只手套,只见他轻轻地抚摸着瑶光的擦伤处,神情有些复杂,不禁有些后悔。

  直到瑶光再次发出哼哼声,这才打断了白蒙的动作。白蒙摸着身体有些冰凉的瑶光,他没有再纠结什么,只见他再次打横抱起瑶光,走回了卧室。

  白蒙帮瑶光调整好枕头的高度并且又帮她盖好被子后,白蒙找到了医疗箱,然后从医疗箱中拿出一瓶他特制的芦荟凝胶。白蒙挖了一勺芦荟凝胶后,便轻轻的涂抹在瑶光的擦伤处。直到瑶光脸颊的擦伤痕迹淡化时,白蒙才收好药膏。

  白蒙神色凝重的看着已经熟睡的瑶光,他再三确认瑶光没有其他异样后,便悄悄地退出了卧室走向了卫生间。

  白蒙在卫生间的门外,重新戴了副胶皮手套,但当他想到一会儿就要去收拾卫生间里的狼藉,他就不淡定了。

  白蒙深吸一口气,悲凉的走进卫生间。只见白蒙迅速的把瑶光用过的东西全部丢入垃圾桶。白蒙不想再看到恶心的马桶,所以白蒙紧闭着双眼,凭感觉刷着马桶。白蒙一边用力的刷着马桶,一边不停的骂着瑶光。直到白蒙把马桶刷到第五遍时,刚刚还脏兮兮的马桶已变得锃亮。

  白蒙看着洁净到反光的马桶,终于露出微笑,心满意足的点点头。

  忽然白蒙感觉到卫生间的其他地方似乎也残留着瑶光呕吐的味道,他实在是不想等他摘掉防毒面罩后还会被这股气味恶心到。

  于是白蒙又开始擦拭着卫生间的其余角落,直到卫生间的墙壁被白蒙擦的亮晶晶,地面的瓷砖洁净的可以当镜子照,白蒙满意的看着恢复如初的卫生间,最后他还不忘喷一瓶,他最爱的栀子花香的空气清新剂。

  白蒙的情绪安定下来,他摘下脸上的防毒面罩和安全帽,那模样简直可以用一身轻松来形容。

  忽然一股异味从白蒙的衣领里散发出来,他刚刚才有所缓和的脸瞬间阴沉下来。

  白蒙闻到自己身上传出的“汗臭”味,雨衣下的衬衫早已被汗水浸湿,黏在他的身上了。白蒙之前的注意力一直都不在自己身上,乍一转回到自己身上,此刻的他真的是对自己如此邋遢、脏臭零容忍。

  白蒙的优雅已不再,动作像个活泼的少年般,迅速地把自己脱个溜光。盥洗台上的半身镜中,映衬出白蒙那没有一丝赘肉的健壮酮体,发达的肌肉也恰到好处,无形中白蒙散发着浓浓的男性荷尔蒙。

  白蒙随手把雨衣、雨鞋扔进脏衣篓,又把内裤扔进专用洗护机内,其余的衣物全部丢进了滚筒洗衣机,然后白蒙便火急火燎地冲进了淋浴间。

  淋浴头喷出冰冷的水,肆意地拍打在白蒙的头颅上、前胸以及后背上。水流的冲击力度恰到好处,冰冷的水浇的白蒙身心都变得舒爽。

  白蒙顿时展颜,眉间的褶皱已消失,白蒙任凭着冰冷的水拍打他的脸颊。好似这冰冷的水不仅仅是在冲刷着他身体上的异味、污垢,更像是在冲刷、洗涤着他那灰色灵魂。

  吱~

  白蒙关掉了冷水,淋浴头滴下的最后两滴水,落到潮湿的地面上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  白蒙甩了甩头发,按摩着他有些僵直的脖子,又活动了一下他那修长且有力的四肢。白蒙独有的香气弥漫四周,此刻的他心情异常舒畅,情不自禁地嘟哝道:

  “啊,爽!终于干净了。”

  白蒙并没有擦干他身上残留的水渍,只是随意地围着一条,他顺手从柜子中抽出的淡蓝色浴巾,然后换了双干净的拖鞋走出了卫生间。

  白蒙静悄悄地走进瑶光的卧室,来到瑶光的床沿处并轻轻的坐下。白蒙平静地望着床上熟睡的人儿,他的心中竟有些欢喜。白蒙看着睡梦中的瑶光起伏的呼吸,他竟感到有一阵暖流好似从他的心底划过。

  白蒙忽然萌生出一丝想要留住这片刻美好的冲动,而他确实也这样做了,他要让时间静止。

  白蒙缓慢的闭上双眼,平和地默念了一段咒语。这时,悬挂在墙壁上的时钟,分针行走的速度逐渐缓慢,直至停止。

  时光真的不再流逝,世间万物皆驻停。

  虽然白蒙只能暂停这世间短短几十秒的时间,而上一次施展这特殊异能似乎是在一个手术台上,为了留住三条人命。然而,这一次白蒙只是单纯的想要留住这短暂的时光,想到这里白蒙不禁有些失笑。

  白蒙微笑地俯下身,他看瑶光的神色也愈发柔情。白蒙又缓缓地伸出了那双令无数人羡慕的手,只见他一遍遍轻抚着瑶光的脸颊,满眼笑意。

  只是,白蒙未曾察觉到,距离他们仅有十几公里路程的一间重症监控室内,一名沉睡已久的美男子突然睁开了双眼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