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异界 第058章 她说什么你们都信!

第058章 她说什么你们都信!

    “锦儿!锦儿......”街市上,小久满头大汗地边跑边呼唤着,每一条街巷,每一处角落他都不放过,可是眼看已近晌午,整个郡州城都被他找了一大半了,却依旧没有她的半点踪影。

  锦儿你在哪儿?你快出来啊。跟我回去,以后绝不会再让你受半点委屈,锦儿......小久喘着气,站在一个十字路口,整个人显得疲惫而沮丧。

  烈日当头,四周行人络绎不绝,喧嚣声在耳边嗡嗡作响,显得很不真切。这一刻,他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,好清晰,好沉重。

  无法想象从此以后,他的视野里没有了那个小小的,倔强的身影,无法想象她独自一人顶着日晒雨淋,过着怎样凄惨的生活。她那悲哀得让人无法呼吸的眼神,是不是正是因为经历了太多的苦难?

  想到这里,小久感觉心痛得厉害,抬手狠狠摁住胸口,咬咬牙继续往前跑去。

  他要找到她!他一定要找到她!!

  御医堂,饭菜已经在桌上摆了两个时辰,早就冷透了。但陈大夫,琴儿以及那名伙计都坐在桌前,谁也没动一下筷子。

  “师兄怎么还不回来??都这么晚了,真是的......”琴儿摸了摸饿得瘪瘪的肚子,忍不住抱怨了起来。

  好想吃饭啊,她真的快饿得不行了......

  陈大夫一脸酱色地兀自盯着门口,心里也说不出的难受。

  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!我不在的时候,你们是不是都欺负她了?!!”陈大夫突然转头看着两人,气愤地叫道。

  他的突然出声,将琴儿和伙计吓得忍不住颤抖了一下。

  “师,师父,我们哪儿敢啊?”琴儿缩了缩脑袋,垂下头说道。

  陈大夫看着她似乎有些心虚的样子,心里隐隐有了些猜测。

  平日里琴儿对锦儿的态度他是看在眼里的,本想着锦儿乖巧,也没怎么跟琴儿计较过,所以他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  “你说!她怎么突然就走了??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!”陈大夫一脸铁青地转头看向那名伙计,逼他开口。

  那名伙计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发寒,忙咽了口口水,开口道:“我,我也不知道啊。可,可能是因为昨晚她被蛇吓到了的缘故吧。”

  “蛇??!”陈大夫双眼圆睁,一脸的震惊,“什么蛇?哪儿来的蛇??”

  “两,两条毒蛇,锦儿似乎还被咬伤了,但是她没中毒,我们也觉得奇怪呢。”伙计补充道。

  “什么??被毒蛇咬伤了??!蛇在哪儿?带我去看看!”陈大夫猛地站起身来,道。

  琴儿看着他紧张的样子,心里不禁有些慌乱。不过,她不断地在心里安慰着自己,告诫自己千万不要露出什么马脚。

  当陈大夫来到后院角落里,看着那两条还没处理的死蛇时,一股寒意顿时从脚底飞速地窜到了头顶。

  青鳞蛇!!这可是少有的毒蛇,毒性猛烈,就是他也没办法解这蛇的毒啊!

  这蛇天性喜湿,一般只在沼泽或者腐叶极厚的原始森林里面才能发现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??

  陈大夫想了半晌后得出一个结论——只有人为的可能!

  意识到这点,陈大夫猛地转过身,一脸严肃地看着琴儿,道:“琴儿,老实告诉师父,是不是你做的?”他突然想起前两天琴儿外出采购药材,昨天刚回来。这两件事看上去倒是连得上的。

  琴儿闻言脸色一变,忙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。“不是,不是我!师父,您要相信琴儿啊,真的不是我!师父您最了解琴儿的,琴儿虽然任性了些,但是琴儿绝不敢做这样的事情的!您要相信我!”

  琴儿一脸惨白,双手因为紧张不停地扯弄着衣角。

  陈大夫定定地看着她的双眼,只一眼,琴儿便不敢再跟他对视,而是移开了视线,眼神明显有些闪烁不定。

  毕竟还只是个十五六岁的黄毛丫头,她的神色举动又怎会逃得过长期在宫里当差的陈大夫。

  “芸丫头,你在说谎。你若真的没做,为什么不敢看我?你若真的没做,为什么会有紧张心虚才会有的小动作?!”说罢,他将目光投向了她的双手。

  琴儿手上动作一顿,整个人都呆了。

  不过,她很快便反应了过来,忙一步上前拽住陈大夫的衣袖,慌张道:“师父,琴儿真的是冤枉的,不关琴儿的事啊,师父不能仅凭猜测就定琴儿的罪,请师父明查!”

  “冤枉?!那上次呢!”小久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,琴儿心里一惊,猛地转头看去,发现果然是师兄回来了。

  “师兄,你在说什么?连你也不信琴儿吗?”琴儿扁扁嘴,眼泪花儿瞬间溢满了整个眼眶。

  小久从怀里掏出一张有些皱了的纸,看了看道:“这是锦儿留给我的信,她什么都跟我说了。包括上次的那件事。”说罢,他抬眼看向琴儿,那眼神很冷,冷得让琴儿感到异常的陌生。

  “上,上次?”琴儿喃喃地重复道,脑海里浮现了那天夜里书房里的情景。

  天,那个臭丫头竟然跟师兄说了??她之前不是一直没告诉师兄吗??可恶!人都走了还来害她!

  “师兄,你,你别听她含血喷人,我不是故意的!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我当时听到响动,走进去便看见她躺在地上。我想上去看看,却没注意到地上的药丸,不小心将她的解药给踩碎了。我不是故意的!”琴儿反应极快地编了个理由。

  毕竟锦儿已经不在了,不管她说什么,也无法对证了吧?

  听了她的话,小久眉头一挑,心里很是震惊。

  躺在地上?解药??这是怎么回事??小久突然想起那天早上,琴儿哭叫着在地上爬,一副见鬼了一般的样子,顿时将两件事联系在了一起。

  “你把她的解药踩烂了?所以你以为她会死?所以第二天一早你见她还活着,吓得连滚带爬地嚷着要我救你??”小久将自己的猜测一一说了出来。

  琴儿咬唇点了点头,眼泪无声地流淌着。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是不小心踩烂的。”

  “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来找我救她??”小久咬牙问道。

  “她,她当时的样子很恐怖,感觉......感觉马上就要毒发身亡了。我、我害怕。我怕告诉了你,你会以为是我害的她,所以,所以就......”

  听到最后,小久深吸了一口气,仰头闭上了双眼,袖袍下的双手已经紧紧握成了拳头,并不住地颤抖着。

  她就那样撇下她,让她一个人痛苦地躺在书房的地上!她怎么能忍心?!!

  这还只是她自己的说辞,说不定她就是故意的!要不然锦儿怎么会突然有了那么大的转变,还要他自己去问琴儿师妹!

  “全是因为你!全都是因为你!!”锦儿那绝望而愤怒的样子再次浮现在他面前,他的心顿时被紧紧地揪在了一起,痛得他有些难以呼吸。

  天,他的琴儿师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残忍,这么可怕了??!脚下一个踉跄,小久差点没站稳,一旁的陈大夫忙过去扶住了他。

  “师兄......”琴儿有些怯怯地轻声唤道。

  “哈哈哈哈......哈哈哈哈......今天这一天,我失去了两个师妹。一个是锦儿,一个是天真可爱的琴儿!!”说罢,他径直转身拂袖而去,眼里竟隐隐有些湿润的感觉。

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那个小小的,坚强的身影已经开始左右他的情绪。伤心,落寞,痛苦,心疼......他无法控制,真的无法控制。特别是现在,他好难受,好后悔!

  明明知道琴儿心里对锦儿很排斥,很不满,也时常给她脸色看,但他都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并没有放在心上。即便是锦儿对他态度突然转变,他也没有坚持去找出原因。

  一切的一切,都是因为他,真的都是因为他......

  小久抬手懊恼地拍打着自己的额头,心里说不出的痛苦。就这么失魂落魄地走进一家酒馆,要了几坛酒,兀自倒上酒,一杯又一杯地往嘴里灌。

  如果她以后能过得好一点,他或许会心安一些,如果她遭遇什么不测,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!!

  眼见小久有些失魂落魄地离去之后,陈大夫无奈而痛心地叹了口气,转头看着琴儿,道:“俗话说医者父母心,你也算半个大夫了,竟然眼睁睁看着她痛苦地垂死挣扎却无动于衷,更何况她还是你的师妹啊!你怎么能这么狠心??!”

  陈大夫说到这里,一口气没顺过来,胸口顿时传来一阵闷痛。他连忙皱眉捂住胸口,有些急促地喘息了起来。

  “师父!师父您没事吧?师父......”琴儿慌忙扶住他,忙不迭地说道。

  缓过气来的陈大夫拿开她的手,很痛心地说道:“以前在宫里我就看多了那些女人为了争宠争势,使尽手段,人命在她们眼里根本一文不值。却没想到在我这么一个小小的药铺里也会发生这样的事,而且还是我从小疼到大的徒儿。琴儿啊,为师真的很失望......”说罢,他无奈地叹了口气,转身往前厅而去。

  琴儿咬着唇,站在原地,默默地流泪。半晌后,她突然开口吼道:“你们都帮着她!!她说什么你们都信!我说什么你们都不信!你们失望?我更失望!!!”说罢,她哭着往楼上的房间跑去。

  陈大夫脚下顿了顿,最终却只是摇着头重重地叹了口气,然后继续往前而去,那微驼的背影今天显得异常的悲凉和无奈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