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异界 第066章 你敢做,怎么就没胆承认?!

第066章 你敢做,怎么就没胆承认?!

    午饭过后,刘莹要睡午觉,锦儿便在外面院子里候着。站了一会儿后,她百无聊赖地坐到石凳上,按摩放松了一会儿自己的双腿。随后,她的脑子里浮现出了上午的画面。

  想了想,她起身走到一棵海棠树的旁边,轻轻折下一根枝条,将它当做剑拿在手里,凭着脑海里的记忆凭空舞了起来。虽然动作很笨拙,但楚逸凡之前教刘莹的招式她竟然全都一一比划了出来。

  完了之后,锦儿感到无比的兴奋。她原本只是试着去记,没想到自己的脑子这么好用。

  其实说实在的,她以前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,没觉得自己有多与众不同啊,虽然成绩还不错,但离现在的天才水平真的是差远了。

  难道真的是之前性命堪忧的巨大压力激发了她的潜力??还是说这具身体的硬件太好了??

  呼~~!不管了!管他是什么原因,反正见好就收!好不容易当一次天才,她可不能白白浪费了。

  她要去找墨焱,她要化解自己身上的毒,她要在这个冷漠远远多于温暖的世界里独立自主,想去哪儿就去哪儿,想干嘛就干嘛!

  而这一切,都需要一身好武艺作为辅助。所以,锦儿,为了你美好而光明的未来,你要加油加油加油!!!

  或许是因为上午受了楚逸凡的刺激,刘莹下午没去琴房,而是再度去了练武场。

  她凭着记忆练了不到一半,就怎么也记不起后面的动作了。

  正懊恼得想发脾气,锦儿却过来拿过她手里的剑,笑着道:“看我的。”说罢,她开始慢慢地将后面的动作一一比划了出来。

  “天哪!锦儿,你,你是怎么做到的??他教过你??”刘莹万分震惊地问道。

  “没有,我也是上午站在一旁学的,只是记性可能好了那么一点点而已。”

  闻言,刘莹越发震惊了。她光是站在旁边看了一遍就记住了??

  老天,难道自己真的是最笨的那个了?刘莹沮丧地耷拉着脑袋,整个人顿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。

  锦儿看出她的心思,忙走上来拍了拍她的胳膊,道:“别难过了,这样不是很好吗?我帮你把秦公子教你的全都记了下来,你照着学,这样下次他来见你都学会了,一定会对你刮目相看的。”

  闻言,刘莹眨巴着眼睛想了想,对哦,她怎么没想到这点??

  于是,刘莹顿时重新振奋了精神,笑着道:“你说得对!那你快教我!”

  “嗯。”

  一下午的时间充实而短暂,两人虽然练得满头大汗,却都很是开心。

  晚饭的时候,锦儿照旧与刘莹同坐一桌一起吃饭,她渐渐地也不再感到别扭了。刘莹更是主动给她夹菜,还不时地说说笑笑着,俨然像是一对亲密的小姐妹,真是羡煞了一旁的其他奴婢。

  晚饭后,两人在院子里拿着树枝当剑,比试剑术,刚开始还有模有样的,到后来就变成了你追我赶的嬉戏了。

  月光皎洁,夜风阵阵,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交织在一起,回响在流萤阁的上空,让这个微凉的夜晚显得分外温暖。

  院门口,提早过来等候锦儿的林嬷嬷看着里面两个孩子欢快追逐的身影,那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了无比欣慰的笑容。

  御医堂后院,锦儿住过的小房间里,一袭火色锦袍的墨焱眉头紧皱,有些不安地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,心里隐隐有种不太好的感觉。

  人呢?这么晚了她去哪儿了??

  墨焱的手不小心拂过桌面,他愣了愣,低头去看桌面,然后缓缓地伸手再度去摸了摸,发现桌面上已经铺了一层灰,可见这里已经有些日子没人打扫了。

  墨焱心里一惊,顿觉不妙。锦儿每晚都要在这里看书,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灰尘??想到这里,他神色一凛,猛地转身出了房间,一个腾空而起,飞身上了二楼。

  “师兄,你怎么还在喝?!别喝了!”琴儿上前想要夺了小久手里的酒坛,小久却抢先一步躲了开去。

  “走开!别管我!”小久懊恼地冲琴儿吼道,仰头又往嘴里猛灌了一口。

  白天他可以忙着做事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,可晚上呢?他一进后院脑子里便忍不住浮现出锦儿的模样,她带笑的酒窝,她蹙眉深思的样子,她悲哀的眼神,她对他的冷漠......忘不了,他怎么都忘不了!

  “师兄,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??!你口口声声说只把她当妹妹看待,可你现在这样让我怎么相信你!!一两天也就罢了,这都多少天?!!你到底还要折腾自己到什么时候?!!”琴儿近乎歇斯底里地叫道。

  她不甘,她真的好不甘!锦儿都走了,可她的师兄不仅没有回到以前,甚至对她更是冷淡得不行,而且每晚都这样借酒浇愁!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!

  “把酒给我!我不准你再喝!”琴儿见他依旧自顾自地喝着,猛地冲上去抢他的酒,两人一番争执,酒坛“啪!”地一声摔在了地上,一股浓烈的酒味顿时弥漫开来。

  小久僵在那里,原本无神的双眼渐渐有了焦距。他缓缓抬眸看向琴儿,眼里流露出万般的痛苦和无奈。

  “你还想我怎样?”他喃喃地开口道,“你到底还要我怎样?!!”突然的爆发,将琴儿吓得面色一白,情不自禁往后倒退了两步。

  “你已经把她逼走了,你还不满意吗?!”小久愤怒地看着她,吼道。

  “师兄,我......”

  琴儿话没说完,小久再度厉声质问道:“那两条毒蛇是你放的,是不是?她的解药也是你故意踩烂的,是不是?!!你敢做,怎么就没胆承认?!她只是个无依无靠的小丫头,你怎么能这么蛇蝎心肠?!”小久的身子微微颤抖着,眼里满是愤怒和痛心。

  琴儿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她,一时间惊得张大了嘴,好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蛇蝎心肠?在你心目中,你最疼爱的琴儿已经变成蛇蝎心肠了吗??就算是,那也是师兄你逼的!!!”琴儿颤抖着厉声吼道,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